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热点追踪 > 正 文

(转自校园网)兰大,我想对你说

【来源:兰州大学体育教研部 | 发布日期:2016-09-18 | 作者:tybadmin 】     【选择字号:

学通社记者:张亚萍 学通社通讯员:徐子涵、吉寒哲、宗铮

自强不息,坚持创办一流大学;独树一帜,努力做好西部文章。斗转星移,百余年的时间转瞬即逝,我们迎来了兰州大学一百零七周年校庆。在这百余年里,许许多多的有志之士从积石堂、昆仑堂、贺兰堂、天山堂走出,进入社会或其他学术殿堂。然而他们无论何时走向何处,对于母校的情意从未褪色。现在让我们来听他们讲讲自己与兰大的那些事儿,谈谈自己的心声吧!

 李兆陇(清华大学基础化学实验教学中心主任):“兰大的老师对学生的态度是认真、负责又严格,兰大的校训非常好——‘自强不息’——这跟清华校训的前半部分是一样的,而兰大也确实应该‘独树一帜’。另外,兰州大学的领导、老师对学生的培育工作做得也是非常好的。兰大的老师确实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对待工作的,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我觉得兰大的老师就像老黄牛一样,吃的是草,挤出来的都是奶,都是财富——这种东西就是一种精神,一种长期的积淀。我在兰大学习和工作期间接受的兰州大学基层党组织的教育也是人生的宝贵财富,我们的基层党组织政策水平高、工作作风扎实、密切联系群众、工作方法求真务实。所有这些基层领导们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方法,为我日后在清华大学化学系的党委工作,起到了十分重要的帮助。”

 石岗(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有幸进入兰州大学求学,有幸宝贵的青春岁月在兰大度过。兰大虽偏居西北一隅,然师资雄厚、学风纯正,特别是我在校时,师生之情真挚,老师们对学生的学习、生活十分关爱,这些师生之情、关爱之情,一直鼓舞着我、温暖着我,指引着我一路前行。兰大学生身上的一个共性——朴实、勤勉、认真,大部分人不会去投机取巧。兰州大学的精神在兰大的学生身上是有所承传的,希望这种精神可以继续发扬光大,兰州大学越办越好。”

 郑荣梁(教授、博士生导师):“兰大活脱脱地像一个西北汉子,钉钉儿似的扎根在黄土高原上,不善言词,踏实苦干,朴实无华,一向低调,出了成绩常令人意外,甚至不大相信。事实上,兰大可算中国高等教育花园里一朵奇葩。兰大学子,求知若渴者众。讲得精彩,学得有劲;提问深入,倒逼老师,这也是教学相长。有人说,把这么好的一座大学放在兰州,有点委屈。错!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只有西北黄土才能孕育出务实、执着、吃苦、进取的学风来,师生都是一根筋。这些正是做真学问的起码品质,也是宝贵品质。”

 王彦广(浙江大学化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到了兰大以后,感觉同学特别好,班主任、年级辅导员都很关心我们。兰大基础比较扎实,兰大的实验课时数也多,特别是仪器分析方面、有机合成的专业实验课方面,都是比较有特色和优势的。我认为后来培养出很多学术界的人才,和当时的基础扎实还是分不开的。”

 谭仁祥(教授,博士生导师):“兰大的人才培养氛围和教学质量有口皆碑,长期受到了学术界的交口称赞。据我观察,兰大培养的人才大致有以下几方面风格:善于思考、甘于寂寞、与人为善。地处甘肃省省会的兰州大学,应该能为甘肃省的经济发展提供某些科技支撑和服务。坦率地说,兰州大学作为一颗“西北明珠”,能够为地方经济做一点贡献,这也是每个兰大校友很想看到的。兰州大学已有一批杰出学者活跃在各自领域的前沿,对巩固提升兰大的学术地位发挥着重要作用。若能想出更多好办法再吸引一些高端杰出人才,则兰大整体地位还会快速跃升。兰大是一个文理兼长的学校,如何把特色打牢?看来还得从办学的客观规律出发,继续保持办学定力,固化亮化自己的办学特色。20多年来,我一直关注兰大,我很欣慰地看到兰大在这方面一直在坚持自己的办学方向,很有定力,特别是在投入不算多、人才规模不算大的情况下,还是能发展得如此好,堪称奇迹!当然,中国的科教事业已经出现了万马奔腾、群星竞灿的大好局面,兰大如何发扬优势、保持特色、再上台阶,还需要兰大人更为艰辛的努力。我以兰大为荣!愿母校更辉煌!”

 车全宏(中控集团(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我们车家三代都从兰大走出来。从我们档案的管理上,就能看出兰大严谨的作风。我觉得我们在兰大的时候养成了一个质朴的性格。”

 别磊(兰州大学2011级第一临床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本科生):“相逢于兰大,倏忽五年;相交于理想,师恩难忘。我觉得在兰州生活的这五年是非常有意义的,是值得纪念青春的五年,我希望我们兰州大学可以发展得越来越好,我也希望学弟学妹们可以珍惜在这里学习的机会,以后能有更好的前程,将兰大的声誉传播出去,希望兰大和我们的学弟学妹都有更好的明天!”

 郭庆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在我的学术生涯里,兰州大学对我影响很大。她是我的母校,兰州大学的学风很好,师生非常实干、朴实、不空谈,都是在实实在在地做工作,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会去夸夸其谈,老师真的都是默默无闻地奉献。大家对教学、对科研都是一丝不苟的,追求卓越、治学严谨,在我读书期间给了我非常好的熏陶,非常好的教育。兰州大学在国内的声望和在国外的影响都是很大的。现在很多的学校、很多的研究单位都有兰州大学的毕业生担当重任,做学术带头人,并且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都得益于兰州大学的培养,受到很好的教育。非常感激母校的老师,感激母校的管理层给予我们这种全方位的培养。兰州大学教给我们的这种踏踏实实的严谨学风,使我们受益终生。学校作为一个教育单位,每一个人都是教育工作者,包括学校各个部门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包括服务行业的、支撑行业的人员,都是教育工作者。他们的所作所为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学生。学生从一个学校毕业,这个学校就在他的内心打上了烙印,任何时候都会有影响。所以,碰到兰州大学的校友,一谈起来,大家都有同样的感受,认为我们那些年在学校受到了很好的培养和锻炼,都非常怀念母校,怀念学校的老师、领导、工作人员。兰州大学崇尚学术,严谨、质朴、厚重,是一个老牌的、传统的大学。总的来说,我觉得兰州大学要进一步发展,还是要靠人才。”

 王铁山(核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副院长):“如果说2003年我来到兰大时种下了一颗小树苗,现在已经长成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结出了几十个果,他们又在国内外生根发芽,长成了小树,将来他们再培养更多的人,那么就会形成一片林。这也是我作为一个老师的梦想、期望和骄傲。”

 廖常庚(物理系教授):“(我上大学时)兰大基础条件很差,但是教师很尽力,课上得很扎实。”

 彭长城(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在我记忆中,真正地、系统地学习文化知识,就是在兰大打基础的这四年,所以我对兰大的感情很深。生在兰大,真是‘沾光不少’。兰州大学的校训是‘自强不息,独树一帜’,我觉得非常有意义。君子自强不息,说到底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给我们的东西。但独树一帜的话,作为兰州大学来讲,她要在西北的黄土地上、在这个领域的高校中形成自己的风格、自己的东西,这个很重要。”

 夏佳文(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兰大人)要学会做小事,做具体事。”

 段一士(著名物理学家、教授、博士生导师):“勤奋、求实、创新、育才”

 任继周(中国工程院院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兰州大学草地农业科技学院名誉院长、甘肃草原生态研究所名誉所长):“来到兰大以后,学校对我们非常好,发展得很快。兰大是个很好的做科研、做教育的平台,我对这点非常欣赏。不但欣赏,而且可以说是很感激的。校领导对我们很好,他们希望我们做好,同时帮助我们做好。我们兰州大学有希望,特别是新的丝绸之路打开以后,我们还是处在要冲上,我觉得从长远来看前途会好的,从过程来看,少不了各种曲折,在目前看起来,正在曲折当中,挫折当头,我们工作人员不能泄气,一定要尽可能利用现有条件,找自己的出路。”

 崔乃夫(曾任兰州大学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教务长):“我认为兰大是朴实无华,脚踏实地做事情,学术思想比较纯真,培养的学生也是很踏实的。这个单位是好的单位,是扎扎实实的。希望兰大保持朴实无华,奋勇前进!”

 李吉均(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院士):“写给兰大:人才第一,培养顶尖人才、世界级人才。”

 刘孝文(曾任九届全国人大代表、九届陕西省人大代表):“兰大严谨的治学风格,严格的教学风格,生动活泼的学术氛围和从事教学和管理的老师们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人格魅力,教育引导学生形成的求真务实、刻苦求知、朴实无华、勤奋节俭的学习生活风气,让我在以后的工作中受益匪浅。感谢母校培养,淳正校风受用终身。”

 舒红兵(中国科学院院士、武汉大学副校长):兰大的学习环境非常好。那时候,就觉得每一堂课、每一门课程,都想把它学好。当时大家都在努力学习,这就是兰大的风气和氛围,这种氛围是非常朴实的。“自强不息、独树一帜”的校训,对兰大精神凝练得非常好,这种精神在我们80年代的学生身上得到了最直接的体现。还有就是朴实,在我们兰大的学生中基本上能够看到一些共性的东西,就是非常朴实、勤奋和坚韧,遇到什么困难、挫折,都能够去克服,有一种不服输的精神。我觉着,这是我们兰大人的一个共同的特性。

 史启祯(西北大学物理无机化学研究所所长):兰大有重视教学的传统,这种传统的基础是江隆基校长奠定的。江校长主持学校工作期间,化学系教师中有“四大台柱”之说,很多年龄大一点的教师可能熟悉兰大分析化学的张光教授,他就是当时的“四大台柱”之一。其他三位都已过世,他们是讲授无机化学的陈佩芳、讲授有机化学的鲍启申和讲授物理化学的张汉良。这种传统对兰大产生了持久的影响。

 甘晖(陕西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那时候学校里学习风气特别的浓。图书馆里占座位,宿舍里也都是看书、做作业,很多人晚上熄灯后下自习回来,家里比较困难的学生,就站在宿舍楼走廊的灯下面看书。后来,慢慢地,大家都是每人弄一个帘子,把床围上,弄一个蜡烛放在床头在那里看书。那时候师生关系也非常融洽,它建立在一个认真教、一个认真学,这样一种基础上,师生间高度信任,那种风气非常好。另外一个就是文体活动非常活跃。早上起来,跑步的、做操的、单双杠上锻炼的人非常多。下午课外活动时间,操场上到处都是人。那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确确实实人们的精神解放了、思想解放了,人们整个对国家、对民族充满着希望,对未来充满着希望。在这个学校里你就能够感受到这些东西,热气腾腾,就是这样。

 苗高生(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我觉得当时的兰州大学,很有一些人代表了当时干部作风。有一个人叫陈克信,是事务科的科长,主要管校园环境卫生,他经常在大家还没有起床的时候,每天早上五六点钟,带领着一帮工人清扫校园,夏天如此,冬天也是如此。他自己带头扫,清扫得很认真、很仔细,把路旁杂草丛中的垃圾等等全部清除干净。每当学生七点出早操,开始跑步锻炼的时候,灰尘早已没有了,一年365天,天天都是如此。还有一个科长叫王之林,主管教室里的桌椅板凳。搬桌椅板凳的时候,他不是指手画脚,而是和工人一起搬。有些桌椅板凳损坏了,他就自己动手修理。当时把这几位科长叫泥腿子科长。所谓泥腿子不是土里土气,是说在工作当中他们也是滚一身泥土,和大家一样工作。

……

 承袭历史遗产,几经人世沧桑。兰大的辉煌离不开每一位兰大人的努力,正是由于每位校友对母校的爱与支持,兰州大学才能历时百年却仍然带着一颗年轻的心奔跑着,在西北这片广袤的土地开拓出一片更为广阔的天地!(资料照片来源于“萃英记忆”)

编辑:法伊莎
来源:新闻中心